<dl id='h5jt5'></dl>

    <code id='h5jt5'><strong id='h5jt5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 id='h5jt5'></i>

        <ins id='h5jt5'></ins>
      1. <tr id='h5jt5'><strong id='h5jt5'></strong><small id='h5jt5'></small><button id='h5jt5'></button><li id='h5jt5'><noscript id='h5jt5'><big id='h5jt5'></big><dt id='h5jt5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h5jt5'><table id='h5jt5'><blockquote id='h5jt5'><tbody id='h5jt5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h5jt5'></u><kbd id='h5jt5'><kbd id='h5jt5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fieldset id='h5jt5'></fieldset>

        <i id='h5jt5'><div id='h5jt5'><ins id='h5jt5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span id='h5jt5'></span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h5jt5'><em id='h5jt5'></em><td id='h5jt5'><div id='h5jt5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h5jt5'><big id='h5jt5'><big id='h5jt5'></big><legend id='h5jt5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想和洋人結婚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二十歲的張亞芳人長得靚麗,是水灣子村的人稍子,媒人幾乎踏破瞭她傢的門檻,可她這幾年在外打工打野瞭心,給媒人擱下瞭三個條件:“城裡的,有工作的,沒殘疾的,領來看看,否則,對不起,拜拜!”

          亞芳非城裡人不找,眼界真高啊!從此,上門提親的人由多到少,最後竟一個也沒瞭!二十八歲時,亞芳還沒找著個對象。常言說,男大當婚,女大當嫁。這下可急壞瞭她的父母:“唉,亞芳,你條件再降一降啊,我們祖祖輩輩都是鄉下人……”

          “別說啦!我一定要嫁到城裡去,否則我寧肯不嫁!”亞芳態度堅決。

          千裡姻緣一線牽,還真讓張亞芳等來個上門求婚的城裡人,他名叫吳銘誠,是市自來水廠的職工。吳銘誠也是因為眼高而耽擱瞭,不得已才跑到鄉下來的。他過去要求女方不但人要長得漂亮,還要有文化,拿今天時髦的話講,是想找個白領!本來,自己一個藍領想找個白領,也是不切實際的想法。可吳銘誠覺得自己是大帥哥,心裡總是這樣想:總有一見鐘情的麗人,不嫌棄我的職業吧。如此一來,吳銘誠三十歲還是光棍兒一條!總不能一直光棍下去吧,無奈之下,他隻好找媳婦找到瞭鄉下。他和張亞芳都是大齡男女,又都是高不成低不就的主兒,經人一撮合,嘿!還真就有戲啦!

          張亞芳嫁給吳銘誠後運氣也不錯,湊巧市自來水廠擴建招收臨時工,她近水樓臺先得月,一下子也成瞭工人。雖說是個臨時的,但她感覺也比農民工強啊!

          然而,讓張亞芳沒想到的是,她當上臨時工沒多久自來水廠搞改革,人員大調整,不但她被精簡瞭,連吳銘誠這個正式工也下崗瞭。無奈之下,夫妻二人隻好在火車站附近開瞭一傢小商店,雖說一個月辛苦下來也能掙個千八百的,但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負擔,讓他們的日子過得捉襟見肘,夫妻經常為經濟緊張而互相埋怨。

          吳銘誠有個鄰居李大娘,她女兒李玲玲憑著年輕美貌嫁到瞭美國。在美國生活的李玲玲時不時給李大娘寄來生活費。雖說是給母親的生活費,一筆一筆也是不小的開銷,李大娘平日裡又十分節儉,根本舍不得花,幾年下來竟積攢瞭有十幾萬元。這事兒傳到張亞芳的耳朵裡,張亞芳就坐不住瞭,沒事就跑到李大娘傢裡問長問短。李大娘一個人生活,平時也沒個說話的人,碰上瞭張亞芳就把話匣子打開瞭。原來去美國之前,李玲玲在國內本來有丈夫的,就是外出打工時結識瞭一個美國人,之後便和丈夫離瞭婚,跟美國人走瞭。

          聽瞭李玲玲的經歷,張亞芳的心裡就不安寧瞭,回傢後越看吳銘誠越不順眼,成天吵架,罵吳銘誠沒能耐,都不能讓老婆孩子過上好日子。吳銘誠也不跟她計較,每天隻是老老實實打理小商店。

          過瞭一段時間,李玲玲領著自己的洋女婿回國探親來瞭,不僅給李大娘帶回很多好東西,就連鄰居都每人得到瞭一份禮物。李玲玲平時花錢在張亞芳眼裡更是如流水一般,天天帶著李大娘下館子。這對平時隻能勤儉度日的張亞芳來說,李玲玲過的簡直是神仙一般的生活。

          有一天,李玲玲來張亞芳傢串門子,給瞭張亞芳一條名牌絲巾,讓她平時多幫忙照看李大娘。張亞芳拿著絲巾不知道說什麼好,看著李玲玲一身名牌,她的眼睛都直瞭。晚上,吳銘誠在廚房裡做飯,張亞芳就站在鏡子前擺弄著那條絲巾。吳銘誠叫瞭她幾次,她都沒聽見。吳銘誠有點動氣,說:“你一個小買賣人,戴那麼名貴的絲巾幹嗎?”

          張亞芳的火徹底被點燃瞭:“你一個窮光蛋,買不起這樣的絲巾給我就算瞭,還不讓我戴。你憑什麼不讓我戴?我告訴你,我偏戴,我戴給你看!以後我也去美國過好日子,我氣死你!”

          從此,張亞芳就攢著勁要去美國。她偶然在晚報上看到一則“金緣跨國婚介服務所”的廣告。廣告上說隻要交一萬元,就可以成為服務所的會員,一定能成功找個洋丈夫結婚。

          張亞芳心動瞭,她想:人活一世,不就圖個享受嗎?自己長得比李玲玲還靚,為啥她那麼有錢,自己這麼窮呢?於是,她按照廣告上寫的地址到婚介所咨詢情況。

          “小姐,像我,能找到美國丈夫嗎?”張亞芳怯怯地問。

          “能!能!大姐皮膚保養得好,看上去還不到三十的樣子,有一種女人特有的成熟美,是找對象的最佳年齡啊!”一位帶著眼鏡三十歲左右的女工作人員笑盈盈地對張亞芳說。

          這女工作人員的話,無疑給張亞芳騷動的心裡註入瞭一針興奮劑!她決定開發自身資源去美國。

          “銘誠,咋倆離婚吧。”這晚,張亞芳憋紅著臉對自己的丈夫說。

          “你瘋瞭?還是……”吳銘誠睜圓瞭眼睛,滿臉詫異。

          “媽……”張亞芳的女兒也含著熱淚勸說,可張亞芳的頭搖成瞭撥浪鼓:“我到美國後就給你們寄錢回來!”

          張亞芳心意已決。吳銘誠一看老婆這副樣子,知道再挽留也沒有用。當初,張亞芳一心要嫁到城裡來,不也是這麼堅決嘛。如果不同意,再把她逼出個好歹怎麼辦呢?他想瞭又想,最後隻好嘆著氣同意離婚。

          離瞭婚的張亞芳到婚介服務所交瞭好不容易攢下的一萬元錢,又在一張合同書上簽瞭字。

          眼鏡女工作人員笑著拿出一沓男人的照片,讓張亞芳挨個挑選:“大姐,你看這個……”

          “給我幾個美國人的照片和資料,其他的我不感興趣。”張亞芳一心一意想找個美國人。

          眼鏡女工作人員讓她回去等消息,和她般配的美國人的資料裡暫時還沒有,等有瞭立即通知她。

          這天,婚介所通知張亞芳來看資料:約翰·克特勞斯,男,七十五歲,退休前在美空軍服役……

          這美國佬年齡太大瞭啊!但張亞芳一看這白發蒼蒼的老人身後那幢美麗豪華的別墅,心說:這老頭肯定很有錢吧!於是,她笑著說;“隻要這美國老人先給我五萬美元,我就和他談……”可她的要求馬上就被對方駁回瞭。

          嘿嘿!一個七十多歲的老頭子有什麼瞭不起的,還小瞧人!以後,張亞芳幹脆把對方的年齡定成和她相當的,老頭子以後就一概免談!

          然而,落花有意,流水無情,一年時間快過去瞭,美國男人始終還是沒來找她談戀愛!後來張亞芳不得不又將條件放低瞭一點,可還是“無人問津”!她心說:“我丟不起這個人啊!”於是,她牙一咬,將條件幹脆放得低得不能再低瞭:隻要是美國有錢的男人,不管年齡多大,哪怕身體有殘疾也行!就這樣,時間很快就在等待中悄然消逝瞭。三年過去,張亞芳連一個美國男人的面都沒見到。就算她有足夠的耐心去等待,可年齡不饒人啊。而且,這些年來她每天就在傢裡等消息,一直都沒有工作,離婚時分來的錢用得差不多瞭!她開始為自己的莽撞行為後悔瞭,跑到婚介服務所對眼鏡女工作人員說:“我不找瞭,退還我的錢吧。”

          “不找可以,但錢不能退。”眼鏡女工作人員邊說邊拿出瞭她簽的合同,指著上面的條款給她看:婚介所有責任為客戶服務,直到找到滿意的伴侶為止;但客戶中途退出的,婚介所不退服務費。

          “如果一直找不到呢?”張亞芳氣呼呼地問。

          “大姐,沒有最好的,總有一個最適合的……”眼鏡女工作人員不氣不惱,口氣十分輕柔地向她解釋。

          找不到對象的張亞芳認為自己上當受騙瞭,非要婚介所退錢不行。人傢不退,她便到法院告婚介所坑人騙錢,可白紙黑字的合同在,最後她還是輸瞭!

          事已至此,張亞芳萬念俱灰,這天夜晚,牙一咬,心一橫,跳進瞭護城河……

          張亞芳醒來時發現自己竟睡在過去傢裡的床上。這時,吳銘誠端著一碗熱薑湯笑著走過來遞給她。張亞芳端著薑湯不知道說什麼好,吳銘誠開口說話瞭:“有位好心人見義勇為救瞭你,救護你的醫院按照手機裡的聯系方式通知瞭我。亞芳,你好好養身子,什麼都別想。等你養好瞭身子再走也不遲……”看著面前面容憔悴的吳銘誠,張亞芳知道他這幾年既當爹又當媽不容易。她慚愧地低下瞭頭,淚水模糊瞭她的雙眼,她小聲說:“銘誠,我不會再走瞭……”